用刀削鱼

欧美各种墙头:)
最爱涵涵 他是天使
是个茶杯吹【捧心】
爱着那个冬吧唧哥哥
VO永远大杀器
沉迷原耽多年 本命耳雅古代鼠猫
顾沉舟家海楼♡
无可救药稀罕德国
交个朋友吗【捧脸】
【我废话真多hhh】

【Hannigram】An anker锚

Chapter01

Chapter02

这章人物基本都出场了!不得不说喜欢法医姐姐还有痴汉的Brooklyn哈哈

然后写拔慢慢暗恋(x)的感觉真是可爱啊

希望你们也会喜欢:D

【Chapter 03 】

        和Jack以及Alana一起坐在车上时,Will还有种违和的陌生感。这大概是Hannibal留给他的后遗症,毕竟不是所有人相处起来都会像Dc.Lecter一样。

        虽然Will对Jack的信任和敬仰、或是他对Bloom女士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宽容"都已经远远超过了他对别人的限度,但Hannibal的「气息」更让人轻易陷入。

        普通的夹克和衬衫,没有花哨的长裤。Will又重新变回了以前的样子。Hannibal那件大衣已经换回去了,因为医生坚持不让他独自坐车回家,而是开着自己的迪奥送他往返。

        平日里对陌生人叫得狂野的狗,也都会在Hannibal到来时亲切地围过去,蹭着他的裤脚,发出低低的咕声。

        在饭桌上他还说「既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会增加,那我们也可以多去看Abigail了。我想你肯定很希望见到她。」Hannibal面带笑意,语气却很认真。「或者之后有更多休闲的时光,我们可以带着她一起去旅游。Abi不适合一直留在这片伤心地。无论是南美、欧洲或是亚非,我们都能和她一起重新开始。」

         Hannibal抓住了Will最深的渴望,他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或排斥。更多是喜悦占据了他所有的感官。

        他甚至想,如果Dc.Lecter可以一直维持他和Abigail的家庭羁绊,那即使是满足一点心理医生对他的好奇,他也是甘之如饴的。

        不过,在他看到Chilton以后,这个念头又被他厌恶地撕碎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在他大脑的波动里。

         Chilton有着所有心理医生追求"变态心理"的爱好。而且……Will厌恶地皱眉,他真的无法忍受Chilton带着戏谑玩味的露骨目光,像是要把他的衣服全部剥下,用放大镜将他从里到外研究一遍。

        Chilton的目光一直追随着Will到窗边,手摸着嘴唇,三心二意地听着Jack的话,敷衍地点点头。

        直到Alana Bloom出声叫住他。

        噢,他当然看得出Bloom女士是在为Will Graham解围,那个可怜的男人大概现在已经汗湿了衣服吧,那样敏感的神经。

        真是天赐的礼物。

        或者是和恶魔交换的宝贝?

        Chilton收回目光,带着礼貌的笑容对探长道,"当然,你们随时可以进行你们的调查。"他又自以为绅士地朝Alana笑了笑,将桌上关于Gideon的资料递给他们。

        "噢!"Chilton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拍了拍手,"如果能在结束调查后,让特别调查员Graham先生在我这做做客就更好了。"

       "Dc.Chilton…"Alana提高了声音,担心地看着Will紧紧抿起的双唇。

       "他可是现代心理学的热门话题。"这言下之意就是不止他一人在觊觎着这个男人。Chilton举起双手,示意Alana消气。

        Will已经没有兴趣再听别人讨论自己,从墙上将衣服拿下来后就朝外走去,"我在外面等你们。"

        焦急的Bloom女士不悦地瞪了Chilton一眼,转身也追了出去。

        Jack随意地翻弄着手里的资料,黑人凌厉的眼睛却盯着Chilton,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后转身离开。

        他知道是Will太过敏感了。或许说他也认同别人对Will的看法。

        和Gideon的见面和Will想象的差别不大。

        微胖的中年男人站在白色的铁栏之后,背着手,一瞬不瞬地盯着Will。脸上带着笑容,浅淡又明了。"嘿!我知道你,你可是那些心理医生梦想的盘中餐。"

        Will并没有觉得他的行为失礼,或许是因为他那乱瞟的眼睛,像好奇的小孩。也只有小孩,能让Will感受到这样强烈鲜明的情感波动,空气中充满了厨房里打翻所有菜料的甜臭。

        "你是Chesapeake Ripper?"Will皱着眉头。

        "你都知道了,不是吗?"Gideon露出一个天真又残忍的笑,"那个可爱的小护士真有一双美丽的眼睛,是黑暗里唯一光明的地方。"

        "你现在并不清醒。"Will没有多说的意思,准备叫Alana来继续。

        "难道你是醒着的吗?"Gideon吹起了口哨,目光直直。

         Will下意识地回头。Garret Jacob Hobbs正坐在椅子上,面色苍白,眼里混沌无光,正对他露出笑容,嘴角咧开的角度和往常一样。

         Gideon惊喜地看着那个男人瞳孔猛然放大,再也不是之前平淡无波的无趣样子,连对视都不肯。

         Will眯眼看向坦荡荡的Gideon,看见他宛如孩童一般的欣喜,转头离开。他走出门,Jack和Alana就坐在转角的沙发上。

         "你去吧。"Will朝Alana道,顺带还附赠了一个微笑,只是在别人眼里,这个微笑显得有些无力。

         Alana很担心他,但还是大步朝Gideon所在的狱房走去。

         Will:"我想回去看一下Chesapeake Ripper详细的资料。"

         Jack:"为什么?"

         Will吸了口气,尝试组织语言,最终还是用最简单的一句话概括了:"我觉得他不像Chesapeake Ripper."

         Jack挑眉:"他残忍地杀害了自己的妻子,取走了她的内脏。而且,他承认了他是Chesapeake Ripper."

         "他没有。"Will马上否定了他的话,"我觉得他现在的状态,更像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之前的所有努力都是白费的?真正的Chesapeake Ripper还在逍遥法外?"Jack看上去很平静,但说不清他是不是在生气。

         "我不知道。"Will道,"我需要再看看。"虽然他已经有了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可是Jack的状态看起来不是很好,他便没有再多说。

         回到行为部,Beverly Katz已经拿着Chesapeake Ripper的资料等在那了。

         "你确实应该再熟悉一下这个案件,毕竟Chesapeake Ripper是众所周知的难缠人物。"Beverly将东西递给Will。

         "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像他这样的人物。"Beverly很喜欢和Will交谈,虽然对方的回话不多,但她可以感受到他的倾听。

         而且,她对Will很有好感。当然,是对有趣的人的好感。

        "他的作案目标很随意,可以说是毫无关联,而且找不到作案动机。"Beverly继续道,她尝试使用一个贴切的形容。

        "像是为了杀人而杀人。"Will将目光从文件上离开,接着她的话说了下去。

        "是的。"Beverly手插着腰,凑近了些,指着其中的一些受害者照片说:"如果他把别人的肾取走,那我们还可以认为是拿去器官贩卖了。但,谁需要移植大肠?"

        Will有些入神地看着那些被摆成各式各样的尸体。这样残忍的场面给他的感情色彩非常明了,和开膛手下刀的干净利落一样,像一些缤纷鲜艳的画,奇形怪状的艺术品。

        "看到肠子,我只能想到香肠。"Beverly撇了撇嘴,她没有发现Will的走神,自顾自地说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Brain Zeller和Jimmy Price也绕到Will身后,瞟了一眼他手中的照片。

        Brain不禁感叹:"我还记得当时那个被切走五脏六腑的家伙,被割得体无完肤,虽然不得不承认那些刀口很精妙,但看到他的伤口被铁棍戳穿,扎得像被万箭钉住……啧,忍不住同情。"

         Jimmy接着他的话补充:"是像刺猬。"他皱着眉,"而且那个Chesapeake Ripper根本不在意受害者,无论他们是死是活,他只会毫不动摇地将他们像玩具一样摆弄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Will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避开三人,轻声说道:"他觉得这是他们应该成为的样子。"

         Brain绕过Will的后脑勺,再一次看向他手中的图片,噎了口口水,与Jimmy和Beverly分别对视了一眼,"这是他们应该成为的样子?这么……惊悚?Chesapeake Ripper他是有幻觉症吗?"

         "这种'成为'不是表达爱意或是执念。"Will的手指悬浮地摸着那些照片里尸体上的伤痕,"这是他对他们丑陋灵魂的表现。"

         Brooklyn正坐在椅子上眉飞色舞地讲话,兴高采烈,身子不安分地动来动去。而话题的中心就是围绕着「如何才能和Hannibal做朋友」展开的。

         他尝试对Hannibal阐述自己是一个多么合拍的朋友。"我认为我们对吃这方面肯定非常有共鸣,我对所有的食物都非常有好感……"他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鼓起来的肚子。

         Hannibal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虽然目光专注,但思绪却一点一点地飘离。

        他很少发生这样的情况。

        但是Brooklyn对朋友的热切需求引起了他的思考。

         Hannibal的「朋友」很多。他高雅的爱好以及贵族似的品性都为他吸引了不少追随者。而在自己本行工作中的建树,也让他在同事眼中拥有一个完美的形象。

        但是Hannibal没有「同伴」,他最亲爱的Mischa也只是他的小尾巴、他的可爱女孩,他灵魂的净土。

        Hannibal对朋友没有强求。

        灵魂的缺口硬凑不上。

        他宁缺毋滥。

        可是……Hannibal觉得心脏猛烈地跳动了两下,他的手轻轻地摩挲掌下的衣服布料——像是昨天碰在晚上Will穿的短恤上。

        那个脆弱的男人在深夜按响了他的门铃,颤抖着孤寂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安静的像是要融为黑夜的背景。

        他轻声叫他的名字,对方却像是丢了魂似的没有动静,傻愣愣地现在那里。

         Hannibal只好牵着他进屋子,感受到他冰凉的手臂,就随手拿了一件大衣给他披上。Will仍旧一动不动地任他摆弄,无神地看着那双给自己系好腰带的手。

         Hannibal发现如果自己不帮助他动作,他大概就会保持这个姿势站到天荒地老。

         撩起他额前微卷的头发,Hannibal摸上他的额头,那处皮肤已经在夜晚冷风的侵袭下变得异常滚烫了。

        Hannibal扶住他的头,仔细地看着男人英俊却不修边幅的脸庞,然后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朝他凑近。

        温热。

        Hannibal又凑近了些,感受到对方皮肤下散发出来的气息,像热潮。

        这比Hannibal以前感受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炙热, 比那些涌动在动脉里的生命力更加鲜活。

        Hannibal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

        他被邀请来做心理课的讲师,课下后走到了Will Graham的课堂,门没有关上,他在血腥的屏幕背景下看到了来回走动着说话的男人。

        男人的头发微卷,并不十分服帖地落在额前,带着眼镜也无法掩盖住那双迷人的眼睛,不过昏暗的灯光看不清他的瞳色,或许是浅蓝?又或许是鹿一样的绿色?

        他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发现教室门口驻足的人。男人思路清楚,对罪犯的心理揣测恰到好处。

        Hannibal颇有兴趣地听了一会才转身离开。

        再后来,就是他受Jack的邀请来见他的新"病人",意料之外地发现是那个有过一面之缘的俊美讲师。

        这次"见面",Will并不知情。

         Hannibal远远地看着站在罪案现场的Will,看着他机械地走动着,看着他脸上露出不属于本人的狰狞或是挣扎。

        很有趣。

        那一瞬间,世界安静地仿佛只剩下那个人。

        Hannibal毫不犹豫地答应了Jack的请求,他所有的细胞冲动着想与那个人接触。

        Hannibal又皱了皱眉,他突然想起那天Alana Bloom对他说的话。她说她很早就认识Will了,她还说她不想让任何人(特别是心理医生),见到Will。

        Hannibal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但在那瞬间,他确实觉得Alana粗鲁无比。

        Brooklyn看到他皱眉,顿时停下了,小心翼翼地问,"你不喜欢我说这些,对吗?"

        Hannibal回以微笑,"不,Brooklyn……"他的笑容绅士礼貌,"我们当然需要多交流,那样才能更好地帮助你。"

        Brooklyn胖胖的脸颊耸起,也笑起来,似乎收到鼓舞一样地继续口若悬河。

        而Hannibal则继续目光专注地看着他,心里却认真地思考,后天有一个相识艺术家的音乐会,他或许可以把Will和Abigail带上,为他们选一件优雅的晚礼服,再一起享受一个美好的夜晚。

        Brooklyn看着对方"因为"自己的话而明显露出的笑容,不觉更奋力地聊起来。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