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刀削鱼

欧美各种墙头:)
最爱涵涵 他是天使
是个茶杯吹【捧心】
爱着那个冬吧唧哥哥
VO永远大杀器
沉迷原耽多年 本命耳雅古代鼠猫
顾沉舟家海楼♡
无可救药稀罕德国
交个朋友吗【捧脸】
【我废话真多hhh】

【Hannigram】

为了能背好单词x
一个单词一段
﹉﹉﹉﹉﹉﹉﹉﹉﹉﹉﹉﹉﹉﹉﹉﹉﹉﹉

【perfume香水、香味】
Hannibal Lecter用的是高级店铺里的定制香水。
但他最近对一种如海上船坞的须后水气味很敏感,那味道并不让他厌烦,甚至有些引人眷恋。
他想,或许这种感觉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或者说,很长一段时间。

【distinguish 辨别】
一般人很难分辨出激素或本能所带来的肉欲与灵魂上契合的区别,Dc.Lecter对这却十分在行。
可是最近,Hannibal却无法辨别出自己的渴望——到底是想将Will的脑袋撬开,混合上乘的调料,再吞咽下肚?还是将他剥得赤裸,压在身下,再从头到尾地吃下?
这两者像一锅混乱的汤,让他一度有些味觉失灵。

【stainless 没有污点的】
Hannibal第一次见到Will时,对方只督了他一眼便将双目垂下,但他却仿佛看见了世间最复杂却最干净的颜色。

【abruptly 突然地、唐突地】
Hannibal最近经常在半夜被吵醒,看见那个虚弱的卷发男人站在自己的家门口。
如果是别人,他肯定会皱眉、暗暗地厌弃。
可是面对像小狗一样的青年,他却一点也不觉得唐突,并且乐此不疲。

【seize 抓住、夺】
Hannibal知道Will想抓住他,想将他的人皮面具撕下,想让他知道被关在铁笼里、折碎羽翼的感觉。
但Hannibal此时却只想得到Will,不止他的大脑,还有更多。

【claim 声称、要求】
Will声称自己不想再见到Hannibal。
Hannibal却明白那不过是强弩之末的说辞,他们都无法忍受失去彼此。
但是,当他听到他已经有了妻子和孩子之后,他第一次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口口声声说的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不过,他怎么能容忍这种事情呢?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