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刀削鱼

欧美各种墙头:)
最爱涵涵 他是天使
是个茶杯吹【捧心】
爱着那个冬吧唧哥哥
VO永远大杀器
沉迷原耽多年 本命耳雅古代鼠猫
顾沉舟家海楼♡
无可救药稀罕德国
交个朋友吗【捧脸】
【我废话真多hhh】

【Hannigram】人不如狗

本来是想休休的生贺【tan90°】休休无敌可爱!无敌爱他!
结果就变成了这个迷之hhh
果然对薇薇来说还是狗狗更重要啊x 所以非常想成为薇薇的狗狗 大概老汉会想杀了我吃掉x
﹉﹉﹉﹉﹉﹉﹉﹉﹉﹉﹉﹉﹉﹉﹉﹉﹉﹉﹉

        这是Hannibal和Will在一起的第一年。
        这一年以他们离开美国为标志,放下了熟悉的土地和快要熟悉的"谋杀夫夫"名号。
        Hannibal曾认真和will探讨过这个"头衔",并给予了高度评价——大大超过了Chesapeake Ripper的那种低劣水准。Will不置可否,毕竟他从来不想被安上任何(尤其是这种)称呼。

       而一切都趋近于令人非常满意,无论是Will咽下他所做的丰盛晚餐时不掩饰的赞美神情,或是夜晚两人皮肤相贴的炙热温度,又或是他开着车去将下班的Will接回家时从心底涌出的愉悦……
       无可挑剔。
       除了一点。
       Hannibal的目光慢慢投向俯趴在正在看书的Will脚上的棕毛犬,那只叫Winston的狗。
       他当然不会忘记当初Will是有多决绝地说「他会怀念他的狗,却永远不会怀念他。」所以在Will准备将那十几只狗一并带着流亡时,Hannibal脑内的警钟就在不停地被敲响。
       最终,在Hannibal"理智"地劝说下,Will终于只是带了一只Winston同他们漂洋过海。
       Hannibal又看了一眼开始扯弄Will鞋子的狗。只可惜那样肃杀的眼神并不能让Winston有所动摇,它视若无睹,安然自若地继续亲昵地靠近Will。
        Hannibal从来不是会把自己的东西拱手让人的人。他伸手揽住Will的腰,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不着痕迹地拨开Winston烦人的前爪,将Will的腿移到了沙发上,让他整个人都陷入沙发里。
        这下没办法了吧。Hannibal浅笑着用下颔蹭了蹭怀中人的卷发。
        Will却毫无所觉地将左手自然垂下,正好落在Winston的脑袋顶(没有正好,Winston自己凑过去的。)他便有一下没一下地抚弄着Winston的卷毛。
        但下一秒,他的手就又被另一个人握住,十指的相缠。
        Hannibal似亲吻又似干净的触碰,嘴唇若有似无地落在Will耳廓,"一个哲学问题,如果我和狗同时落入水中,你会救谁?"
        "……"Will的沉默有些长久,微笑的Hannibal和竖起耳朵的Winston都有些不显露的着急。
        "我没想到你会问这种……问题?"
        Hannibal将嘴唇缓缓地印在他的耳旁,"所有问题都有价值。"
        "Winston会游泳。我无法相信你不会。你欧洲的城堡旁有一个湖。"
        "湖是给我们泛舟散心的,不是野孩子玩乐的地方。"
        Will挑了挑眉,将注意力重新放回书上。Hannibal的吻也就越来越真实地往下移,快要盖上那两片红色。
        "汪——汪——"接触被急促的犬吠打断,Will别过头,错开Hannibal的嘴唇,"Hey,Winston!"
        Winston乖乖地闭嘴,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望着Will。鉴于它在后爸Hannibal的威慑下无法跳上沙发,只有通过呜咽来表达它的感情了。
        "Winston想散步了。"Will喃喃道。他从Hannibal的怀中坐起来,摸了摸Winston的头。
        Hannibal的眼神暗了下来,没有再在乎那只狗示威护主的叫声,重新拉住Will,亲了亲他的嘴角。
        Will避开他灼人的目光,"一起散步吗?"
        Hannibal在心底叹了口气,微笑,"十分乐意。"
        接着Winston似乎知道自己夺得了Will的全部注意,欢快的撒腿跑出了门。
        Hannibal拿着狗链和Will并排走,他微微侧脸看了看男人垂下的眼。
        不用急。
        他会一直在你身旁。
        不过,那本放在书柜角落的狗肉烹饪大全还是很有吸引力啊。
         Hannibal轻笑,肩膀不时地和身边的男人擦过。

评论(9)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