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刀削鱼

欧美各种墙头:)
最爱涵涵 他是天使
是个茶杯吹【捧心】
爱着那个冬吧唧哥哥
VO永远大杀器
沉迷原耽多年 本命耳雅古代鼠猫
顾沉舟家海楼♡
无可救药稀罕德国
交个朋友吗【捧脸】
【我废话真多hhh】

【Hannigram】Deer

*娱乐圈au甜饼一发
*给 @芩鸢 小鸟的生贺!!【请原谅我把它拖成了七夕礼物】永远十八岁!给你打call!!!!!比心!!
*这篇文在前文流产多次后出现。这大概是最不娱乐圈的娱乐圈了233
*总之,我真喜欢痴汉拔(代替我爱杯杯hhh)

01
        Will Graham刚接了一部新戏。
        导演是相熟的Jack Crawford,他一直很中意Will对角色的解读,非常精确并且直切要害。
        当然还有他身上那种略带自闭的脆弱,是一种说不出的精致美丽。

02
        这部电影叫做Murder Mates.
        Will饰演的William先生错手杀死了自己的邻居,在惊慌之下他向心理医生Henry求助。
        两人一起将尸体埋在地下藏了起来,合力瞒过了警察的搜查。而William本来在治疗的梦游状况却日益加重,这让他有些怀疑Henry的医术,随即他开始暗中调查这位神秘的心理医生,结果却让他大吃一惊!
        因为所有的证据都指向Henry--他用自己的心理手段诱导William杀人……

        这是一部非常有趣又充满悬疑的反转片,Will可以说是毫不犹豫地接下了这份工作。
        只是有一点令他有点介意——和他演对手戏的Henry先生的饰演者是非常著名的影帝Hannibal Lecter。

03
        倒不是说Will对自己的演技不自信或者是和Hannibal有过过节。
        因为严格来说他们俩是比较熟悉的了。
        但就是这点熟悉才让Will更加不自在。
        Will私下并不热衷于与人交朋友,和别人外出见面很少,甚至不喜欢除了演戏之外的眼神交流。
        只是,Hannibal是个意外的存在。他平时除了拍戏还喜欢作画,时不时就联合几个画家办一次画展,自己也常流连于各种艺术展以及音乐会。

         两人的见面很有戏剧性。
         那时Will正好闲来无事,随意在画廊里逛着,一幅画就抓住了他的眼球。很难得有能吸引他的作品。
         那是一只鹿。
         充满野性的角,线条流畅的肌肉,甚至是湿漉漉的目光……Will似乎能感受到它喘着气,用鼻尖磨蹭他的手臂。
         第一次,他有冲动去触碰一幅画。
  
04
        Will找到画廊主人,很快就买下了这幅画。
        走之前,主人将一张名片交给他,上面是手写的花体,很好看的字。
        "H.L."主人笑着对他说,"你可以通过上面的邮箱联系到作者,他很期待有人能和他交流。"
        Will避开主人热切的目光,微微笑了笑,却并没有应下。
        他只是喜欢这幅画而已,如果真的很适合他的话,他肯定会再遇到这位L先生的作品。

        只是,他无意去找这位作者,对方却通过他留下的地址找到了他。
        L先生给他发了邮件,礼貌的问候,不失热切的感谢,亲近地表达想和他交流的意愿。
        Will也三言两语,同样礼貌却显得客气疏离地回复。
        L给这幅画定的价格本来就不高,会喜欢它的人肯定也不少,Will只是更加喜欢地买下了它而已。
        他不明白自己有哪一点可以被L给注意到?或许是他一直都对自己的买家这样?
        总之,L先生没有因为他一次疏离就打消了结交好友的念头,反而经常发一些自己喜欢的作品给Will,询问他的感觉顺带抒发自己那在Will眼里显得过度,而又无处消磨的炽烈情感。
        Will一开始假装没看见,他想着反正一般人发了几封,看见没有回应就会知趣地放弃。可他不曾想,L的信件不曾停过,基本上每两天就会在收件箱里看到崭新的面孔。
最终,Will也只有无奈地回复了那十几封邮件。

05
        Will按照约定的时间进了剧组,而Jack他们已经开始拍一些路人配角的戏份了。
        他站着看了一会,和路过他的人打了招呼,便随意找了个角落坐下准备再看看剧本。
        "早上好,Will。"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Will当然在第一瞬间就认出了Hannibal Lecter。
        Hannibal随手拿个椅子坐在他旁边,对他微笑,展示了一下手里的包裹,"虽然你昨天说不用我给你带早餐,但我还是想让你尝尝我新做的土豆炖牛肉汤。"

06
        在回复过邮件后,Will就和L建立起了一种单向加粗箭头的关系。
        L对于给Will发邮件这件事可以说是乐此不疲,并且内容不只局限于画作和音乐。
        Will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对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就将自己的一切全盘托出。
        或许是和L聊天是总有相同的见解,话题也总是重合。
        所以在L提出两人一起去看本尼迪克特先生新的舞台剧哈姆雷特时,Will没有怎么犹豫便答应了。

07
        见面的时候,L穿着一身讲究的西服,Will还是随意地拣了件衬衫和长裤。
        两个人一看就不是一个世界的。
        但Will还是在第一瞬间认出了这位著名的男演员Hannibal Lecter。
        对方看起来也没有很吃惊的样子,反而展开双臂,抱住他,"Oh,Will,我已经期待这次见面很久了。"
        即使十分不适应亲密接触,在人来人往的剧院门口,Will只有僵硬地抬手拍了拍他的后背。

        从此,两人的关系可以说是突飞猛进,当然,这同样是Hannibal单向加粗箭头的作用。
        他会在空闲的早晨敲开Will的房门,给他带去自己亲手做的早餐;会主动加入Will参加的"钓鱼者协会俱乐部",呆呆地和对方一起在湖边坐上几个小时;还会为有日程安排的Will照顾他那一窝犬类动物……
        而Will,自然不是什么毫无所觉的冷血动物,作为回报,他开始接受Hannibal在他的生活里频繁地出现,他会同对方一起享用准备许久的佳肴,会同对方对戏、出游,甚至会记得叫上对方一起遛狗……
        这是他以前从来不会做的事情。

08
        最终,Will和Hannibal还是一人拿一只勺子,坐在片场边吃起了土豆炖牛肉。
        "我感觉你以前做过这道汤。"Will咽下煮烂了的土豆,评价道。
        "我也觉得你能够回忆起来。"Hannibal嘴角勾起,有些开心地笑,"不过当时我加了番茄,但今天,它有别的用处。"
        Will将勺子放下,看着Hannibal从包裹中又拿出一个小碗,"这是糖拌番茄,我新得到的菜式。"
        Will不置可否,眼睛看着热闹的拍摄地,手却还是将食物放入了嘴中。
        他便没有看到Hannibal因为盯着他滚动的喉结而暗下的目光,和那似乎是满足的喟叹。

07
        拍戏就是工作,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和动作,镜头对准的就是角色。
        即使是熟悉的友人,站在一起时还是两个陌生的灵魂。
        Will喜欢这种感觉,活在别人的皮囊下让他有种窒息的安全感。
        这场戏是William第一次去找Henry咨询自己的病症。Henry发现了这种病的不同寻常却按下不提,还生出了继续观察的念头。

        "action!"
        William挺直着腰板和心理医生面对面坐着,记者的本能让他一直主导着话题,不停地展露自信,直到对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噢,William,你大可不必这么紧张,你可以百分之百地信任我。"心理医生朝他安抚地笑笑,是十分值得信赖的角色。
        William闭上眼睛,捏了捏鼻梁,无奈地笑,"抱歉,您知道的,职业病。不过我最近要被这种低质量的睡眠弄疯了,工作也很受影响。"
        Henry点点头,"我听介绍人给我说了你的状况,但我还需要进一步了解一下。"
William:"好的。"

06
        这几天的戏比Will想的要顺利很多,他第一次和熟悉的人一起工作,难免怕入不了戏。
        但和Hannibal在一起,一切却非常顺畅,动作行云流水,言语间全是默契。
        即使有不顺的地方,两人交流后也能做到很.好。
        连Jack都觉得很奇妙,不由暗暗夸赞自己的眼光。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决定将那场最难的"杀人"片段给拍了。本来他是准备等到最后再来磨合的,但现在氛围这么完美,便没有把时间往后推的必要了。

        灯光师手中的灯,在黑夜中闪着异常耀眼的光。
        不过在Will或者说是William眼中,周围却是如墨泼洒下来的一片漆黑,让他看不见眼前的道路,也看不见满手的鲜血。
        他往前快步地走着,手脚却仿佛已经脱节,在过度慌张而缺氧的大脑下不受控制,终于扑哧一下跌倒在地。
        这下却令他清醒了很多,他一下站起身来,双手无意识地举在胸前,颤抖着又重新转身往邻居家走去。
        他没有看一眼尸体,只是快步地路过倒在地上的男人,径直走到卫生间将手上新鲜的血迹冲洗干净,掏出手机按了一串号码。
        很快,那边便接通了,"William?"依旧是可靠的声音。这让William终于将卡在内脏里的一口气噎了出来,"Doctor…"他又深深喘了几口气,"你能马上来我家吗……"
        没有犹豫,Henry很快赶到了他的住处,又站在了他邻居的家门口。

05
        直到演完二人合力将尸体和凶器埋入地下,导演喊了一句"好!",为了不打扰演员而一直"悄无声息"的剧组里才开始渐渐发出声音。
        虽然演员配合默契,演技顺畅,NG次数很少,这场戏还是拍到了凌晨。
        但完成度如此高,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仍处于亢奋的状态。
        特别是Jack,他直接走到Will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眼里的火热是夜色也掩盖不住的,而他也没想遮掩,便激动地、用力地拍了一下还在揉眼睛的Will。
        Hannibal的目光跟着男人的手一起落在Will的肩上,他皱了皱眉,又不着痕迹地将那碍眼的手"推开",代替地将自己搭在了Will身上。
        Jack自然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同样兴奋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你们可以去好好休息一晚了。"

04
        为了方便拍摄,剧组之前就把"William和其邻居的房子"租了下来,除了平时拍戏布景以外,来不及回家的工作人员也可以在这里休息。
        Will和Hannibal朝二楼走去,因为屋子的其他地方还要布置明天的场景,工作人员专门为他俩留了一间小卧室。
       卧室很小,只有一张床。
        Hannibal笑了笑,将外套挂在一旁,解开了衬衫的扣子,"想去洗澡吗?"他微笑着看着Will,注意到他微微翘起的卷发。
        Will搓了搓脸,摇头。
        Hannibal点头,径直去了浴室。
        Will则继续坐在床上,目光有些呆滞地望着前方。
        他不习惯和别人一起睡,他最多就是和跳上床的狗狗挤一晚上,像温斯顿刚来到家里的时候。
        不过,之前Hannibal一定要跟他去那个钓鱼者协会组织的活动,他们倒是一起挤了一个帐篷……他们还一起看星星到大半夜,漆黑的河水涌动,声音打在耳边。
         他也不明白对方怎么有这么多话说,从西街的牛排店讲到意大利的美术馆,从东欧的天气聊到南美的文学,而他居然也听了一个晚上。
        他所拥有的冷漠与不在乎,在Hannibal面前似乎完全没有关系。
        Will有些好笑,自己居然像个十六的少女初面人事一样坐在这里东想西想。
        那大概要怪Hannibal是个无所畏惧,又太过亲近的怪人吧。
        或者是他太过想念他的狗了。

03
        Will从行李箱里找出衬衫和短裤,去厕所随意用热水擦了一遍身体,就钻进了被子。
        秋天不算太冷,但他还是把自己裹好,头和右手露在外面,认真地看着ipad上的电影,一部与狗有关的动画电影。
        他倒不是不困,他只是无法让自己在Hannibal回来之前就睡着——睡着在一张要睡两个人的单人床上。

        Hannibal回来的时候,头发还有些湿,他随意用毛巾擦着。
        不得不说,有些人就算是这种穿着睡衣的懒惰样子,也给人衣冠楚楚的感觉。
        Will督了他一眼,往边上移了移,让出更多位置。
        Hannibal坐到床边,笑道,"明天还要工作,不好好休息吗?"
        Will又从被窝边探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关上电脑,把它往床头柜上一放,自己跌回枕头,"晚安。"
        Hannibal看头发干得差不多了,便也坐进Will留给他的半边被子里。
        他探身,吻碰在Will的脸颊上,"晚安。"
被亲吻的人一下子转过身,一瞬不瞬地看着Hannibal,却看见对方坦然的目光,还带着笑容。
        Will皱眉,还是不习惯地移开了目光。
        但Hannibal却已经看见了,看见了台灯落在他眼睛里的光,是吸引人的耀眼,是他深深浅浅的绿色碎片。
        吻再一次落下,轻轻地碰着眼角。
        睫毛微微颤抖,Will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动作,那些阻止他社交的困难症状一下子全部涌进脑海里。
        他想发声,他想叫Hannibal的名字。
        但是,他只感受到Hannibal的嘴唇从眼角往下,划过脸上的皮肤,停在嘴角。
呼吸打在皮肤上,滑进耳蜗,再滑进口腔。
战栗。
        他的唇碰着他的,若有似无的触碰。恍惚是他们一起外出,并排走着的时候摩擦的肩。
        神经麻木又刺激,从那几块组织,到低级神经中枢,脊髓里的溺闭感。
亲吻浅淡又热切,即使他的舌根都被对方吸吮。
        像两人一起去剧院时拉黑的幕布,除了对方金色头发闪烁着暗淡的光泽,一切都像是被消音了一样寂静。
        但遥远处好像有工作人员在说话。
        太远了。
        Will迷茫着双眼,越过Hannibal抵着他的肩头。
        Hannibal的头也搁在Will肩窝里,舔舐他的皮肤,手在他身上流连。
湿润的触感。
        Will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那副画,那副禁锢在纸里的鹿,湿漉漉的眼神。
他的鹿。
        Hannibal的鹿。

02
        那之后,一切都和往常没有区别。
        两人成功地合作了Murder Mates.
        没有工作的空档期,Will还是住在他偏僻的房子里,生活还是只有狗和钓鱼者协会的活动……以及Hannibal。
        乐此不疲的Lecter先生还是隔三差五地来给他送吃的,早餐午餐晚餐,带着Hannibal特有的笑容。
        他会把他按在壁炉旁,深深地接吻,从皮肤到口腔,攻城略地。
        他还会把他按在床上,亲吻皮肤的感觉像是啃噬,像是要将他拆骨入腹。
        邮件还是太过频繁,画里的内容是朋友的忠诚,是家庭的温暖,是Hannibal想呈现的内心,他为了他炽烈的血液。
        Hannibal越来越喜欢帮他照料房子,不限于以前他有事的时候。
        现在,Hannibal和Winston的关系居然也变得好了起来,他们以前明明最不对付。
        Will突然想不起自己一个人的样子了,他本该是独自一人游荡在世界的孤独灵魂。

01
        Murder Mates的宣传很快就开始了,每日都在踏上不同的旅途。
        偶尔闲下来的时候,Will会看着和别人说话的Hannibal发呆,看他线条流畅的侧脸,看他不自觉微笑的嘴角。
        他融入人群里的感觉这么自然。
        Will别开头,又低下头看手机,上面是Hannibal今天发的邮件,上面是一首诗,"世界电闪雷鸣之时,我只愿在你身边躺下。"
澳大利亚诗人W.J.Turner的"Marriage"*。
        Will突然就笑了起来,他无声的大笑,连骨头都扯着一起打战,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08
        在宣传的时候,就有记者举着话筒问他们怎么看网上给William和Henry组成的"Murder Husband"couple?
        Will没有关注社交网络上的东西,自然被问的一头雾水。
        但Hannibal很快就接下了话题,依旧是优雅的微笑,"任何一种感情里都混杂着爱的成分。"
        记者还没从他的笑容里缓过神来,就听他继续道,"我们不能否认任何一种爱,对吗?"
        记者顺着他的话傻傻点头,才突然反应过来一行人已经要往接受其他家的采访了。他当然不忍放过这次机会,天知道现在两人能掀起的轰动有多大!
        "那Will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呢?"他赶忙把话筒递给Will。
        来不及反应的Will呆愣愣地看着镜头,在记者热切目光的注视下,下意识地回答,"温暖的人。"
        记者"噢~"了一声,趁热打铁,"那以你对Hannibal的认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绯闻隔绝体Will从来没有被问过这种问题, 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
        而赶在他皱眉前,本来已经转身离开的Hannibal突然走回他身边,低下身体,凑近话筒,"我以为Hannibal的帅气已经是公认的了。"
        记者又一次呆愣地盯住对方太过靠近的脸,只听他继续说,"当然,我也是十分绅士且温暖的人,不是吗?"
        他转头看向Will,语气轻快。
        但下一秒,却是帅气又绅士的Hannibal呆立在了当场。
        因为他看见,对方嘴角上扬,那是所有人都没有见过的弧度。
        然后他听见对方用仅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是的。你是这世界最温暖的人。"
        这世界于我,最温暖的人。
        从皮肤,到灵魂。

00
        终于离开了那个八卦的记者,两人跟在Jack身后。
        Hannibal还是没有忍住,仿佛这几十年的教养都比不过这几分钟的煎熬心情,他开口问道,"这是那首诗的答复吗?"
        "……"
        Will没有回答,只把自己的后脑勺留给对方,但是Hannibal却很开心再次与他同排。
        他听到了。
        他听到他说,「啊。」
       「是吧,或许就是的。」

评论(17)

热度(95)

  1. 我是妮妮的增高垫用刀削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