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刀削鱼

欧美各种墙头:)
最爱涵涵 他是天使
是个茶杯吹【捧心】
爱着那个冬吧唧哥哥
VO永远大杀器
沉迷原耽多年 本命耳雅古代鼠猫
顾沉舟家海楼♡
无可救药稀罕德国
交个朋友吗【捧脸】
【我废话真多hhh】

【Hannigram】命运和虚空

*《奇异博士》卡西利亚斯au
*拔就是卡西利亚斯
*薇薇这一次没有怎么出现
*接下来会有年龄操作,出现养父子梗
**斯特兰奇医生虽然强调他们是秘术法师,但我还是写的魔法师/法师hhh
*这是我在一段身心俱疲的时间里,朋友叫我做"不累"的事的时候写的(我自己写的很爽x)希望看起来也还可以★

﹉﹉﹉﹉﹉﹉﹉﹉﹉﹉﹉﹉﹉﹉﹉﹉﹉﹉﹉﹉﹉﹉
01
        卡西利亚斯找到古一的时候,他还不叫这个名字。
        他的真名要更出名一些,无论是头条新闻还是八卦小报都刊登过他骇人听闻的犯罪。
        "汉尼拔·莱克特"闹的满城风雨。
        那个令人厌烦的女记者还写过什么"谋杀夫夫"。
        不过最终他还是脱身了。
        从悬崖之上。
        大西洋的海水比想象的要更冰凉一些,礁石和海浪翻滚时带来的刺痛还不时在体内纠缠。
        但要说什么比浓稠的黑暗海水更加刺骨,那只有失去灵魂的痛楚了。
        上一秒还贴在胸膛的炽热温度,下一秒就伴随着自由落体沉入了地狱。
        等了好久终于得到的至宝,就那么猝不及防地失去了。
        那瞬间汉尼拔想屠了整个警局,再把自己做成祭品。
        又或者他可以去找那一屋子的狗,那他心爱的人指不定就会出现了。
        不过他始终没有这么做。
        不知道他随着海浪飘去了哪里。
        他只是在那个夜晚,在那片海里一遍一遍地摸索。
        那是一种麻痹的窒息感。
        混杂着止不住的鲜血。
        海水的味道像那个人的须后水。
        直到昏暗的天边露出光来,似乎连深不见底的海都变得通透。
        底下什么也没有。
        南下的极地冷气与夜间海水里凸起的碎石早就让他的神经不再做出任何反应。
        汉尼拔没有再动作,倚在一块隐蔽的岩石上,任由朝日慢慢罩了过来。
   
        做心理医生有一个好处:秘密总会不请自来。
        汉尼拔搭上一艘破旧渔船时,看着那双不停颤抖的手,不自觉一笑。
   
        在加德满都,不会有人知道汉尼拔是谁,更不会有人知道卡西利亚斯是谁。
        每个人都忙着为自己过活,忙着为主祈祷,没人真正在乎那些来来去去的背包客。
        汉尼拔,或者说卡西利亚斯走到那个叫"圣地"的地方时,正好看见一个穿着道服的男人在清理门口的垃圾。
        虽然那扇门足够逼仄,但上面的花纹也足够美丽繁复。
        卡西利亚斯从来不是会只看表象的人。
        他知道这地方或许真的能够帮助他。
   
        门口扫地的板寸黑人叫莫度,他友善地领着卡西利亚斯去见了古一。
        一身灰白道袍的法师在练拳法,并不宽大的袖袍被她武得呼呼作响。
        没等两人走进,她便转过身来。眼睛是闭上的,她说,"你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
        再缓缓睁开眼睛,她没有去看卡西利亚斯的反应,只理了理衣服,双手端正地握在身前。
        她拥有一种令人移不开眼的魅力,法师独特的气质。
        但卡西利亚斯没有在她的身上停留一秒,他和她一样把目光转向了尼泊尔颜色浓郁的天空。
        这些都不是能让他停驻的美丽。
        "我失去了生命。"卡西利亚斯笑了一下,或许是这一路都没有说话的原因,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我用了几年去构造的生命。"
       "像过了一辈子。"
       "是从我体内生长出的血肉。"
   
        古一最终接受了他,她开玩笑地说,这里就像是失物招领处。
        卡西利亚斯不置可否地微笑。
   
        练习法术的日子很简单,至少对于卡西利亚斯来说是这样的。
        莱克特的血液似乎天生就更加高贵,对什么都带着与生俱来的天赋。
        古一对他是难得的赞赏,能够静下来的性子、多于凡人的毅力和超乎常人的聪慧,是潜力无穷的法师必备的品质。
        卡西利亚斯想到自己以前半夜去车道上等待一只粗鲁猎物时的耐心,他确实从来就有这种不可多得的性子。
        不过,在莫度问起时,他只是勾了勾唇,"以前有人很喜欢钓鱼。"
        莫度看了眼他的表情,没有再多说话。
   
        除了在藏书阁专研魔法以外,卡西利亚斯会漫步在加德满都的街头。
        过长的头发被随意地扎在脑后,一身朴素的道袍穿来还是像定做的西服。
        这时他会想起来以前的一些梦。
        他,威尔,还有阿比盖尔,他们一起踏上异国的道路。
        但每处都像故乡。
        他会给阿比介绍每处的风土人情,他知道他们聪明的女孩会想了解更多。
        而威尔呢……他想他还是会低垂着眼,但其实他的每处感官都已经感受到了一切。
        每一个路人,每一个即将认识的人,每一个永远不会有交集的人……
        或许,他们会选一个地方留下来。
        他们住在三层楼的房子里,到了夜晚,威尔养的狗全部睡去,阿比去结交新的朋友,而他会一遍一遍亲吻威尔的身体——从头顶到脚底。
        用让灵魂熔化的温度与力度。
   
        狭长又拥挤的尼泊尔街道摩肩接踵,卡西利亚斯和街头艺人坐在一起,隔得不远不近。
        那个艺人手里拉着琴,传统乐器混着现代乐曲,不伦不类。
       卡西利亚斯也没有在意,与他而言,早已不是只有古典乐才能满足心底的渴望。
       是什么都无法满足。
       他只一味画手中的画,专注得像也要靠这个求生。
       最终满载而归的艺人没忍不住好奇,凑过去看了看他的稿纸,瘪了瘪嘴,"你女儿和……?"
       卡西利亚斯笑笑,头也不抬,"爱人。"
   
    02
       卡西利亚斯知道那几本书里有他想要的东西。
       他一直很欣赏"圣地"的藏书量,不只是魔法书,就连近期的泰晤士报都有。
       只是他们太不细心了。卡西利亚斯在取下那几本禁书时这样想到。
       禁书也只被几条铁链拴住——没有任何防备还彰显着它的身份。任何法师都能轻易解锁。
   
        卡西利亚斯经常去藏经阁,每天练完法术就将一整天耗在里面。
        直到古一找到他,说话永远是直率的单枪直入,"你最近经常看那几本书?"
        卡西利亚斯歪了歪头,手无意识地摩挲指上的法戒。
        想完他便笑了笑,"噢,是的,怎么了?"古一没有明确地说过禁书不能看,他便也装傻。
       "你不是因为好奇。"肯定句。
       "知识的海洋永远吸引人驻足。"一如既往的坦然。
       "那你有什么看法?"古一双手捧着茶杯喝了一口。
        卡西利亚斯挑了挑眉,"惊觉自己学到的才是皮毛。"
        古一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像是在笑。
        "卡西利亚斯。"这是她第一次如此正经地叫他。但转头,她还是云淡风轻的样子。
        "有些东西,是人力无法挽回的。"
        卡西利亚斯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看她低垂的眉眼。
        "我知道。"笑容是卡西利亚斯特有的优雅从容。
   
       卡西利亚斯"叛变"的日子离这次谈话结束并没有很久。
       两年的时间在南亚的闲适生活里过的飞快。只是对于卡西利亚斯来说,钟表走过的每一秒都是煎熬。
       但他习惯了将一切都做到万全。
       他只撕下了两页禁书,好巧不巧地留下那关于倒转时间的几页。
    
       莫度愤怒地看着他,质问他怎么可以背叛师门,怎么可以背叛作为一个魔法师的原则。
       卡西利亚斯装作迷茫地思索了一下,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滞,画着圈来抵挡攻击。
       "我从来没有背叛我的原则。"
       卡西利亚斯将冲过来的一群人划入自己的魔法圈,另一只手迅速打开多元宇宙的大门,将阻拦的人全部暂时送离战场。
       "我一直是利己主义者。"
       他轻声说完,又无声地笑了起来。
       "以及威尔·格雷厄姆至上主义者。"*
   
       古一站在他对面,与他对视。
       即使到这个时候,道院的房子塌了一半,弟子倒了一地,她也表现得无所谓。
       "这条路不是你想的那样。"波澜不惊的眼眸彼此相对。
       "多毛姆也不是阿拉伯的神灯。他无法将你失去的东西找回来。"
       "或许是吧。"卡西利亚斯最后看了眼喜马拉雅山连接的澄澈天空。
   
        最终,卡西利亚斯还是离开了,带着一身伤。和来的时候一样。
        古一静静坐在院子里,靠着石柱。同样的伤在体内翻江倒海。
   
    03
        卡西利亚斯坐在车里,对面是还在上课的社区中学。
        没有学生的街道显得寂静又空旷。
        到这个时候,他才无聊地开始回想过去这两年。这是他平时不常做的事情。
         ——史蒂芬·斯特兰奇能找到古一,卡西利亚斯一点也不意外。
        后来斯特兰奇医生又找到禁书,甚至和他在伦敦打了一架,他也没有丝毫意外。
        被绑在伦敦圣院的时候,他甚至有些无趣地想笑——真是风水轮流转。
       不过谁会想到这一切都是他所谋划的呢?
       从斯特兰奇发现"圣地"开始,到最后利用无限重复的时空法术来制止多毛姆吞噬地球……所有的事情都在卡西利亚斯看到"禁书"那一瞬间埋下了伏笔。
       "禁书"上描述的是并不深奥的时间空间法术,但使用它的困难之处在于,使用者需要从异次元借助力量。
        而一般人都只想着利用这种强大的力量来使自己长生不老,但这样做的后果只会使次元之间的能量不平衡,最后导致次元倾倒。
        这就是为什么古一使用着禁术,却仍将它封锁起来的原因。她知道自己足够强大,可以填补次元间的微小漏洞,而其他资质平庸者却无法承担这种后果。
        但卡西利亚斯发现,只要她的灵魂陨落,那些常年累积起来的能量便会找到漏洞,如流水溃堤,使异次元的力量,比如多毛姆,成功进入地球。
        卡西利亚斯并不想使地球毁灭。虽然他确实想过如果计划无法成功,那不如将这片于他而言的荒芜之地吞噬殆尽。
        还好最后他的猜想正确。
        ——禁书所描述的,真正的时空法术并不是长生不老的媒介,而是使时空倒流的方法!
        这项禁术会使使用者所在的次元陷入极度混乱,所以需要至少一个非常优秀的法师从外界借助能量,防止次元崩塌,才有可能让另一个人顺利通过时空缝隙。
        而斯特兰奇就是卡西利亚斯相中的,具有极高魔法天赋的法师。
        而斯特兰奇不知道的是:他无数次扭回时空和多毛姆谈判,就是无数次帮助卡西利亚斯蓄积时空穿越的动力……
   
        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卡西利亚斯放松地躺在座椅上。
        他们阻止了多毛姆的入侵,顺带还解决自己这个叛徒。
        他将目光投向刚刚拉响下课铃的校园。
        而自己呢?
        熙熙攘攘的学生从教学楼里走出来。
        他的眼神变得柔软,眉梢都微微上扬。
        时间的确逆转了,他打碎的茶杯终会被拼凑回去的。
        ——他回到了威尔十七岁的人生。

﹉﹉﹉﹉﹉﹉﹉﹉﹉﹉﹉﹉﹉﹉﹉﹉﹉﹉﹉﹉
*出自朱生豪先生,"我是宋清如主义至上者"

评论(17)

热度(73)

  1. Mr. Smile用刀削鱼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世迦南用刀削鱼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超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