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刀削鱼

欧美各种墙头:)
最爱涵涵 他是天使
是个茶杯吹【捧心】
爱着那个冬吧唧哥哥
VO永远大杀器
沉迷原耽多年 本命耳雅古代鼠猫
顾沉舟家海楼♡
无可救药稀罕德国
交个朋友吗【捧脸】
【我废话真多hhh】

【天使夜】Auf Wiedersehen

*看完天启以后就一直想着Kurt最后对天使说的那句再见,德语苏到炸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喜欢Kurt的性格quq
*第一次写同人(想尝试开车xxx
*设定大概就是天启的设定 会改一些东西 希望不要ooc
*如果没人看 呜呜呜 那就当写给自己的七夕礼物hhh
*哦对了 这里削鱼 扩列嘛(忸怩脸

—————————————————————————————————————————————————————
  那是一个很大的马戏团。  
        真的很大。Kurt Wagner认真地想道。
  因为它会去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只要有钱可以赚。
  所以Kurt觉得这大概就是世上最大的容身之所了吧,有那么多奇珍异兽,还有那么多花样给那么多观众瞧......甚至,他们还能容得下自己——虽然这同样也只是因为有利可图。
  Kurt知道自己是不同的。
  他见过那么多在环形坐台上热烈鼓掌的人们,他们有着黑色的、褐色的或是金色的和阳光一样颜色的头发,他很喜欢那样灿烂的金色,有时表演的时候,他会不留神地被那样一抹迎着光的美丽晃了神。
  但他真的从未见过像他自己一样,有着一头混杂着蓝色和黑色头发的“人”。
  他也见过无数人来人往,他们的皮肤或白皙或黝黑,偶尔还会有微红或微黄的,但他真的也从未见过有人和他一样拥有一身,满满一身蓝色,那种像是天将黑到沉寂之前浓稠又浅淡的蓝色;更甚者,他也没有见过谁会在他面前摇摆着那根带着尖三角的尾巴。
  所以,他清楚地知道,他真的很不一样。
  或许这就是独一无二【Einzigartig】,自从他学会德语中的这个单词后,他便很乐意用它来形容自己了,当然,他还是有些羞于将自己内心的这点小自豪说出口的。
  Es gibt nur ein und kein zweites. 
     Kurt在刚明白自己的独特时曾担心受怕过一段时间,他会在即将开始表演时偷偷一个闪身,静静地蹲在房梁上,用有些深红的眼睛盯着陆续进场的观众,企图从中找出那种喜欢抓人去关着或研究的名叫警察的生物。
  值得庆幸的是,他从来没有被发现——基本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为了马戏团的表演更为引人注目而化的妆,装扮成炼狱中的恶魔,人们就喜欢这种带有点史诗的迷幻。
  Kurt其实挺满足于在马戏团的状态,至少不愁吃用,还能享受无数的鲜花和掌声,不得不说,他真是很喜欢那种感觉。尤其,在这马戏团中,还有他的训导师:Margall。
  Kurt没有亲人,他的家就是这个马戏团,马戏团内的其他表演者是他的家人,无论是主持的女孩、耍球的海豹还是钻火篮的美洲雄狮......而Margall就是他最亲近的人。
  就这样,Kurt从未孤独,他享受这世间美好的一切。他会眯着眼睛感受阳光,溅起雨水来逗弄顽皮的猴子或者偷偷瞬移进入团长的房间拿走一块好吃的糖果......他因为这些事情感到快乐,不过世间似乎没有什么是能够让他极为愤怒或悲伤的。
  他的悲伤是在马戏团内那只温顺的豹子在病魔的折磨下身体逐渐变得冰冷时,如浪潮般向他席卷而来的。他将身体伏在那曾经温暖的皮毛上,那些柔软细碎的毛发在他的指尖穿过,Kurt爱上了这种动物才拥有的野性的温暖,他爱上了他们舒展肢体时优美的曲线,他爱上了他们看向他时目光的空茫深邃。
  在Kurt趴在豹子冰凉躯体上逐渐堕入深梦后,Margall将小小的Kurt抱起来,小心翼翼地抱着走回了她的房间,将他放在床上后就去处理了豹子的尸体。回来后蹑手蹑脚地掀开被子睡在Kurt身边,Kurt感受到热源就凑了过来,挨着他的Margall继续睡了过去。
  Kurt感觉有一只手在他的额上轻轻地抚摸着,就像Margall曾经会做的那样,拍打着温柔的节拍,他用脸蹭了蹭那只手,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Professor?"Kurt对上了那双温柔的蓝色眼睛,里面充满了关切。
  "Oh,Kurt,真高兴看见你终于醒来了。”Charles Xavier坐在床边为Kurt换掉额头上的降温贴。“你从埃及回来以后就直高烧不醒,我们大家都很担心你。”Kurt有些迷惑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睛,那黑色的瞳孔在黑夜中变得更加深刻,印在那双美丽的红色眼睛中。
  Charles笑了笑,对他说道,“但现在你所需的只有好好再睡个觉。” 
     Charles为他掖了掖被子,再摸了摸了他的头顶,看着他乖乖地闭上眼睛后才推着轮椅轻轻地出了Kurt的房间。
  在打开Kurt的房间门时,Charles就看见了倚在旁边墙上的Erik Lensherr,年轻的Magneto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目光从之前的毫无目的到准确地找到Charles的脸。
  “那个蓝色的小伙子怎么样了?”Erik和Charles并肩走在凌晨灯火尽歇的走廊里,只有微弱的壁光能让Erik看清Charles完美的侧脸,即使他的头发在大战中被天启悉数脱光。
  一想到这件事Erik就有说不清的愤怒还有说不清的感激,啊,真是百感交集。
  “大概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不过上一次使用能力果然还是让他消耗得太多了。”Charles抬起头来看向Erik,无奈地说道。
  “所以他们果然还是需要再训练。”Erik对他挑了挑眉,眼里满是戏谑。
  “或许吧。”Charles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
  转眼间就走到了两人的房间前,只是Professor专为Magneto留下的房间——就在自己房间对面,虽然他以前并不认为他会再回来。 
     “晚安,Erik。”Charles侧着身子准备进房门。
  “晚安,friend。” 
      走廊并不够宽敞,至少Erik两步便跨到了即将进门的Charles身旁,在他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恩......就像夏日夜晚的风一样轻柔,甚至让人来不及反应就已拂面。
  Profeesor:“???” 
     Erik在进房门前忍不住轻笑了一声,“Just a comfort kiss,for good night.“说完,他便关上了房门,只留Charles在昏暗的走廊上再次无奈地笑:有时真想不顾约定进他的脑子里看看里面究竟都在想些什么。
  第二天清晨,Kurt是被一阵鸟叫吵醒的,他再次迷茫地睁开眼,看见了偷偷透过窗帘洒进的阳光。
  Kurt尝试用手去抓了抓,只把空气中飞舞的灰尘掀动了,绕着圈在空中飞舞着。  “呦,你醒了?”镭射眼Cyclops——Scott Summers不知什么时候凑到了Kurt的面前。这时候的他还是这样的恣意,活脱脱一个轻狂的少年。
  Kurt看不见他藏在红色镜片下的眼睛,但从他周围散发出的“我很友好,非常友好”的气场还是让Kurt露出一个局促但真诚的笑容。
  “这是教授让我给你的药,大概吃完他后你的精力就恢复得差不多了。”Scott将两粒药丸放在Kurt蓝色的手中,这样的色彩反差让他突然想起了另一个人,所以他边看着Kurt将手中的药和水一饮而尽,边开口问道,“你还记得那个被你打得七零八落的兄弟不?”
  Kurt先是迷茫地歪着头,后来小小的不显山露水的骄傲慢慢爬上了他的表情,他嘿嘿地低声笑了两声,“我可是很勇敢的将他拖住了。”
  “这到不错......”Scott沉吟了两秒,还是选择将事情最后的发展告诉正在开心自己似乎是保护了教授的Kurt,“可是,天启被消灭了,恩,教授就把他们全部捡回来了,包括那只Arch。”
  Scott有些不忍心看着他逐渐变得僵硬的表情,所以他微微转过身,看着窗外缓步移向西方的朝阳,继续说道,“恩,他的翅膀,没了天启的力量,现在只能算是有残缺的累赘。”
  年轻的镭射眼偷偷瞄了两眼同样年轻的夜行者,他看见些许隐藏的愧疚,虽然事实确实是Nightcrawler和Arch恶战一场并成功将对方击败,让对方负伤累累,不过这的确没什么办法——谁知道当时拼死拼活,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架势最后竟然会变成将要并肩前行的队友Angel?!
  带红色眼镜的少年有些感慨地拍拍一脸迷茫地蓝皮肤少年,不过如果他知道蓝色的少年之前还将对方的翅膀烧焦成秃翅,他一定会再送给少年一个坚强的拥抱,并且安慰对方,“不打不相识嘛!”  “他就在前面的房间里休息。”
  Scott将Kurt带到Angel的房间后便功成身退,将空间留给两人。
  Kurt从听了Scott的话开始,大脑里就一片空白,或许不是一片空白,但那些交织在一起的喝彩声、欢呼声、打斗声,甚至是Angel——Warren 的羽毛翅膀在电流流过后的沉默的喊叫或是他金属翅膀划开空气的尖锐响声,都让Kurt无法过多思考,只有下意识地迈出脚步。
  他站在了Warren的房门前。
  他推开了Warren的门。
  他看见了躺在床上的Warren。
  Warren的翅膀没有办法收起来,它们张扬肆意地伏在的身下,散发着迷人的金属光彩。
  真迷人。
  就像Warren的头发一样。
  那样绚丽的金色,还是很轻易地就吸引了Kurt,和以前一样。
  无论是在马戏团表演的时候还是在和Warren战斗的时候,阴沉的阳光也没有办法掩盖那能让他晃神的美丽。就像是当初他被Magall保护进入教堂后最初醒来的早上,他睡在圣徒们往日坐的长椅上,晨曦的第一缕朝阳透过彩色玻璃照进来,却在他眼里落下神圣、纤尘不染却又很温暖的金色的光。
  他在那一刻似乎真的迎来了上帝,上帝的表情和Magall一样,绝对的慈爱与温和。
  他在这一刻却觉得自己看到了真正的天使,天使Warren,好像很遥远又圣洁。
  Kurt屏住呼吸,害怕自己微弱起伏的声音会惊扰天使的沉眠。
  Kurt又很小心地坐在Warren床边的椅子上,双手合十抵在下巴,很小声很小声地念着圣歌祈祷着。
  他很认真,双眼轻轻闭上,嘴唇微微开合着。虽然他的心里的小角落在想着他的纹身,那些全由他自己捣腾出来的神圣的印记,他之前印过大天使米迦勒的,不过他想到一个新的,一个叫Warren天使的图腾,那是个温暖的标志。
  显然Kurt已经忘了对方前不久还是自己的劲敌、帮着恶魔的堕天使。
  Kurt继续想象着,他开始在脑海中勾勒图腾完美的线条,虽然这只是个雏形,但自己......  “Auf Wiedersehen.”(德语:再见)Kurt的思绪被打断了——被他的天使Warren打断了。  Kurt受到了惊吓,所以他的应激反应就是一个闪身从床边到了窗边,只留下似乎是刚睁眼的Warren对着一团逐渐消失的黑雾猝不及防。
  但是Warren应该不太在意,他转过头看向窗边的蓝色朋友,他的眼睛也因为阳光的直射而变得蔚蓝,很清亮的澄澈的蓝色。
  Kurt盯着他的眼睛,迟疑又结结巴巴地问道,“...为...什么...要...和我...说再见?”
  Warren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扬起嘴角,即使是躺在床上他也能很清楚地看出蓝色少年的紧张,他歪了歪头,看向天花板。
  “因为,这是你最后对我说的一句话。”
  Kurt有些疑惑,但他还是很认真地在记忆中寻找对方所说的这一幕。
  终于,他想起了被某人扯着尾巴拽在空中飞的回忆,很不好,很不浪漫,很眩晕。
  他幻想过很多次同天使飞行的场景,他们会在湛蓝的天空中一起追寻上帝的踪影,他会在天使周围留下不长久但浓郁的黑雾,他喜欢看天使身上出现他的痕迹,他会在瞬间移动的时候不小心触摸到天使柔软的羽毛,那会让他如沐春风......
  可无论是那种,都不会像他和Warren这样:被对方扯着尾巴,在空中“耳鬓厮磨”,铁削般的翅膀锋利得让人能感受到寒冬的凛冽。
  最后在Warren戏谑的目光里,Kurt终于想起了天使被他瞬移带入一圈钢铁中后,自己转头看着对方,咧着嘴说了一句“Auf Wiedersehen.”他还记得自己说出这句话时内心“张牙舞爪”的喜悦和自豪,都忍不住给自己比一个V。
  但现在的情况就很尴尬了。真的,很尴尬。
  记忆中的正主就躺在自己的对面,坚硬的翅膀却再没有力气带他飞向天空,他有些为对方无法再追求向往的圣地而感到难过,即使这事和他的关系并不大,他还是愧疚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Tut Mir leid.”(德语:对不起)  “That's all right,这和你没关系。”Warren看着似乎是小孩子认错一样的Kurt,忍不住又笑了一下,朝对方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过来。
  Kurt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听从病号天使的指令,再次走向床边。
  还没等Kurt开口问Warren要干什么,天使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对方在身后一摇一晃的尾巴,就像两人那场大战时一样。
  夜行者的反应却也和那时一样,不停地闪身,带着病号天使在房间里上蹿下跳。
  两人最终停了下来,因为Warren无法控制的金属翅膀插入了地板,Kurt就被困在了两只翅膀中间,木屑就这么在他的脸边溅开,而天使在他的身上,两只手臂如同两只翅膀一样固定在他的头两侧,一只手中还捏着那长长的翅膀的尖角顶端。
  Kurt全身开始颤抖,但他无法再次闪身,因为他知道自己不能将对方甩开,只要他的手里还拿着他的尾巴;另外,不知道虚弱Warren是真的无法承受翅膀的重量还只是不想动了而已,他就一直撑在夜行者的身上,那红色眼睛里的光被他挡住了,只留下自己深深浅浅的剪影。
  “你们还好吧?”有些熟悉的女声在此时插了进来,打搅了红色瞳孔里逆光天使的倒影。
  Warren感觉自己背上的东西被缓缓提起,脱离了地面,他勉强转头就看见同为曾经四骑士之一的Magneto正站在房间门口抬着手张开五指对着自己的方向,他身边坐在轮椅上的(光秃)教授对回头的小天使露出一个安慰的微笑。
  而另一边,Raven在Erik将压在Kurt身上的男孩移开后,伸手把蓝色的男孩拉了起来。她仰着头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Kurt摸了摸后脑勺,吐了吐舌头。
  Raven也没有深究的意思,她只是来给Warren打一针Hank为他准备的药,完成任务后她便离开了房间,准备去实验室找她的傻大个。
  Professor和Magneto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相视一笑后走进了房间,Erik顺手将门合上。
  “看起来你们两人恢复得不错。”Charles看着两人笑了一下。
  Kurt又一次站在窗边,上午的阳光开始舔舐他蓝色的皮肤;而Warren坐在床上,翅膀怂耷着。两人听到Charles的话倒是很统一地乖乖地点了点头。
  “我再次为你的翅膀感到抱歉,Warren。”Charles认真地看着Warren。
  “不,我倒是很谢谢你们没有将我留在那炎热的地方。”Warren的手随意搭在腿上,样子有些纨绔却并没有让人有任何不舒服的感受。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Charles接着问道。这个问题当然不用再问Kurt,因为他已经是X-Men的一员了。(Kurt:Yeah!!!)
  “我想留在这,不知道可不可以?”Warren认真回望。
  “当然!我们欢迎所有人。”Professor很开心。
  “但最近我想先回一趟家。”Kurt有些疑惑地看着提出请求的Warren,他们是在德国的格斗场第一次遇见的,难道他的家在德国?
  “当然。最好能多方面协调好。”Charles露出一个了然的笑,虽然Kurt和Erik并不是很懂他了解些什么。
  这件事协调下来以后,Professor再次严肃下来,对着两人道,“还有另外一件,可以说是关于你们两人的事。”
  Kurt&Warren:“???”
  “我们找到一个方法可以让Warren的翅膀恢复如初。”Professor转头看向Kurt,“不过,这很需要你的帮助。”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