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刀削鱼

欧美各种墙头:)
最爱涵涵 他是天使
是个茶杯吹【捧心】
爱着那个冬吧唧哥哥
VO永远大杀器
沉迷原耽多年 本命耳雅古代鼠猫
顾沉舟家海楼♡
无可救药稀罕德国
交个朋友吗【捧脸】
【我废话真多hhh】

【Hannigram】An anker锚

*原剧向
*百分百HE.会开车的()
*痴汉拔和他的易碎杯
*虽然很想茶杯老婆是我的,但他和拔都属于腐勒粑粑和原著
*看下去的小天使我我我爱你们!比心!

【Chapter.01】
        Will Graham常站在那条江边。
        江流平缓,一点点从他眼前离去,奔向远方,无处尽头。
        这时候,他才会感觉到一切趋于平缓。
        包括,他躁动的神经,还有那些,无时无刻不在叫嚣的每个细胞。
﹉﹉﹉﹉﹉﹉﹉﹉﹉﹉﹉﹉﹉﹉﹉
        过去的几年里,Will和父亲从洛克西辗转到格林维尔,又去伊利当了一阵子廉价的船工。
        最终,他们停在了路易斯安那。
在这里,靠着墨西哥湾,他们可以看见深邃的海洋,不高不低的天空托着的那些晴朗的蓝色,远远地交在视线的终结。
        货船喷着烟,来来往往。
        码头上,无一不是忙碌的人。工人们埋头苦干,敲击着机械,对那些过客操着嗓子的大声叫唤恍若未闻。
        那些过客也没有对那些穿着简朴、甚至满身污垢、隐隐散发着汗味的工人有过多的留意。他们忙于清点货物,急匆匆地补给必需品,又招呼着进行下一轮运输。好像他们多休息一秒,就会错失成为百万富翁的机会。
        Will站在一个临时修建的二层木架上。
        在远方呼啸的海风,吹到他跟前时,已经只剩下了温柔。像女人纤细的手轻拂起他额前耷下的卷发,再将他整个环住。
        这让他想起他的母亲。Will攥紧拳头,为了强迫回忆停住,他低头看向船坞上忙碌的人们。
        他的眼睛慢慢聚焦在某个陌生人身上,眼神又一点点涣散,在那一瞬之后,Will能感受到他心里涌起的疲惫感。
      「Oh,这干不尽的、无止境的活。」
        那个陌生工人颓废的背影和Will心中浮出的话慢慢重合,仿佛是它道出的一般。
        或许是目光真的存在重量,那名工人似是有所察觉地转过头,却没有看到任何人在望向他。
        Will早就撇开了头。
        他不喜欢和人对视。
        他不喜欢那种无意冒犯却具有强烈探视的目光。
        他不喜欢自己根据别人的一举一动就能推断出对方想法的能力。这和那些具有侵略性的目光一样,让人作呕。
        这样精彩的推断能力,本应该带给一个人广泛的社交或是圆滑的处世之道。但Will没有,他有些自嘲地想,多好的借口——共有型精神障碍、社交障碍或许还有阿斯伯格综合征?
        他永远是学校里的新人,永远是融不进集体的孤僻男孩。
        其实Will并不讨厌任何人,只是每当他面对新同学时,他总会强烈地感受到他们对他的情感倾向。
       恶霸男孩想招收新的免费小弟;骄傲的女孩想再拥有一个俊美的追求者;软弱的孩子希望那是他们新的伙伴……
        所有人的目的都是那么清楚,在Will眼中,他们全身上下,从发梢到指尖,从内脏到皮肤,从他们遮掩的表情到他们无法遏制的动作,无不宣扬着他们的所想。
        即使是包装得完美、演技精湛的大人们,他们不自觉的过多行为也让他们在Will面前无所遁形。
        "Will!"男声突兀地撞进Will的耳里。
        他低头用那双绿色的眼睛看向男人。在他叫出"Dad!"的那一瞬间,他的眼里倒映出父亲惊慌失措的表情!
        那临时搭筑的木台竟开始坍塌!
        Will只觉得在他和重力相互拉扯,最终被猛地拽向了地面……

        Will从梦中惊醒,还残留着跌下木台的心悸感,惊出了一身汗。他抹了一把脸,下意识地去看闹钟,却惊异地发现这并不是自己熟悉的房间!
        拉上窗帘的室内深夜浓稠,Will并不能看清周围的事物,但他能清楚地感受到身下是一张柔软的双人大床,并非那张熟悉的单人床。
        还有坐在床边的男人。
        男人跷着腿坐在椅子上,整个人隐入黑暗,睡着了一般的平和安静。
        Will有些迷茫,他有一瞬间分不清自己是十二岁路易斯安那的海边少年,还是现在独自一人生活的孤僻FBI讲师。
        他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下床时大脑里却是一片空白,他跌到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椅子上浅眠的男人猛然睁开眼睛,像黑夜里蛰伏的野兽,但一瞬以后他便恢复了往日的从容优雅,没有方才的凶狠,亦没有刚睡醒的呆滞。
        他朝正蜷缩地上颤抖的男人走去,蹲下身,握住对方暴露在空气中的手臂,试探性地叫了一声:"Will?"
        Will抬起头,对上Hannibal Lecter关切的脸。只开了壁灯的房间让Will看不清对方眸子的颜色,只觉得深邃,像平静古井下的漩涡,吸引着人的灵魂。
        "Doctor…"Will在对方的搀扶下坐回床上,他的手肘撑在腿上,手掌来回摩擦脸部,试图让自己更清醒一点。
        Hannibal将台灯打开,把光控制在最暗的一级,他看了一眼只着一件单衣和内裤,露出白皙的双腿的男人,不自觉地勾起嘴角,像是有些开心地笑了。但转瞬间,那笑意又被他遏止在了嘴角,抿着嘴唇,他又是满怀关心的样子朝Will走去。
        Will抬眼看向Hannibal,"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像是有些嫌恶地别过头,"我甚至不知道我现在是不是在梦里!"
        "之前最多只是在我的房子附近,"Will左手捏着膝盖,指甲掐进肉里,右手无措地挥舞,"现在我居然到了……有几小时路程的巴尔的摩!"他停顿了一下,因为Hannibal突然将他的左手从膝盖上拿了下来。
        两道指甲印深深留在了他的皮肤上。
        Hannibal有些不赞同地摇了摇头。"Will,你不在梦里。"他走到衣架旁随手拿了件大衣给Will,示意他披上。
       "你现在在巴尔的摩,在我的家里。"Hannibal低头看了眼腕表,"现在是凌晨五点四十六。你在我的卧室里睡了一觉。"
        即使穿着睡衣,Hannibal也显得那样绅士且充满理解与关怀,他甚至没有在意美梦被人唐突打断。
        "抱歉。"Will避开他关切的目光,"我并没有想打扰你,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切会发生。"
        "不,Will,我很高兴你潜意识里会来找我,虽然我看着你穿着单薄地站在门口时,有些吃惊。"他等Will将衣服胡乱地穿上,继续道,"让我为你倒杯水吧。"
        Will点点头,跟着Hannibal走出卧室,来到餐厅。
        这其实是Will第一次进到Hannibal的"家"里。平常两人的活动范围就只是咨询室,偶尔会延伸到厨房,他并没有在他这里用过餐。
        Hannibal看着Will将玻璃杯里的水尽数喝完,水珠还残留在他的唇边,那双原本没有血色的唇变得柔软诱人。
        "我觉得你最近的压力过大了。"Hannibal的眼神依旧专注,焦点全部落在眼前狼狈的英俊男人身上。
        Will执着地看着餐桌上的器具,不自觉地转动着手中的玻璃杯,"……"
        Hannibal:"最近发生了什么吗?是新案子吗?"
        Will督了他一眼,最后目光停在他身上那件睡衣。那是一看就很昂贵的材质,丝绸顺滑,针脚细致。和他身上这件风衣一样,都是极深的暗色,低调地张扬奢华。
        Will捏了捏鼻梁,显得很疲惫,"那个天使制造者,自杀了。"
        Hannibal认真地观察着他,眼神专注深刻地似乎连他的每个呼吸都不愿意放过。"这个结果应该是在你的预料中的,Will,这不是问题的关键。你需要告诉我是什么是你心灵的重担……"Hannibal眯着双眼,"是Jack?他在向你施重压?他是压倒你的最后一根稻草?"
        Will不言不语,眼睛定定地看着他的衣服,仿佛上面正有一朵美丽的花在开放,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
        "他给我说,"良久,Will终于开口,"他现在给我一个机会,抽离这一切的机会。"他的语气平淡,或许还有一点淡淡的嘲笑意味,和平常没有不同。
        Hannibal:"你的决定呢?"
        Will:"我不知道。"
        方才还有些紧张地Hannibal放松下来,却劝解道:"我赞同你离开。身为你的心理医生,我认为你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再做这项工作了。"
        Will紧紧握住水杯,虎口都有些刺痛。"我可以抓到那些人。"他的声音很轻,像落地的尘埃。"我可以阻止他们。"
        Hannibal走到他身边,靠着桌子继续盯着他,"你不能阻止所有人。这样下去,你只会对自己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
        Will没有接他的话,他低垂着眼眸,过长的睫毛像是打在脸上,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Will.你有事情没有告诉我。"Hannibal说得肯定,接着循循善诱:"你可以信任我。你没有告诉Jack或是任何人的事,我都可以帮助你。你明白我的忠诚的。"
        "你说过,I am supposed to be your paddle.(我本该是你的桨。)"他说的坚定不移,"我现在就在这里。"

评论

热度(43)